{站长验证代码}
恆 生


  对金钱的爱好作为一种占有欲——它区别于作为享受生活、应付现实的手段的那种对金钱的爱好——将被看作是某种可憎的病态,是一种半属犯罪、半属变态的性格倾向,人们不得不战战兢兢地把它交付给精神病专家去处理。


  那些影响财富分配和经济上的酬报和惩罚的各种社会习俗及经济惯例,不管它们本身可能是多么地令人憎恶、有失公平,由于它们对促进资本积累有极大的作用,因此现在我们得不惜一切代价加以维持;但是到那时我们将从中解放出来,并终将摒弃它们。


    当然,到那时将仍然有不少人怀着强烈的、贪得无厌的意图,盲目地追求财富,除非他们能够找到某种可能的替代目的。


  不过,我们其余的人将不再有任何义务对这类意图表示赞许和鼓励。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被大自然赋予了这种“意图”,不过,到那时我们可以在比今天更为稳妥自如的情况下,更加细致深入地探索这种“意图”的真正性质。


  所谓意图,其含义是,我们更关心自己的行动在遥远的将来所导致的结果,而非行动本身的性质和对我们自己周围环境的直接影响。


  那些“有意图”的人,总是企图通过把他们对行动的兴趣向后推延来确保他们的行动具有一种假想的和虚妄的永恒性。


  他所喜欢的并不是他的猫,而是他的猫所生的小猫;实际上,他喜欢的也不是小猫,而是小猫的小猫。


  这样无穷无尽地递推下去,到最后,他所追求的不过是抽象的“猫”的概念。


  对他来说,果酱并不是果酱,即决不是今天这听实实在在的果酱,而是想象中的明天的那听果酱。


  因此,通过把他的果酱不断地推向未来,他竭力想要从他的行动中升华出一种永恒性来。


    让我们回忆一下《西尔维亚和布鲁诺》中的那位教授:  门外的人低声下气地说:“只是一个裁缝,先生,是来收账的。


  ”  “啊,我可以很快解决他的事情,”教授对他的孩子们说,“你们只需等一小会儿。


  今年的账是多少,我的朋友?”他正说着,裁缝已经走了进来。


    “你晓得,这笔账是每年翻一番的,现在已经这么多年了,”裁缝有点生硬地回答道,“我现在就想拿到现钱。


  已经有2000镑了!”  “喔,这不算什么!”教授满不在乎地说,一边在口袋里摸索着,仿佛他总是随身带着那样数目的一笔款子似的。


  “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为什么不再等上一年,让它滚成4000镑呢?想想看,那时你会多么富裕!要是你愿意,你简直可以成为一个‘国王’!”  “我可不清楚我是不是想成为国王,”裁缝若有所思地说,“不过这笔款子听起来的确数目不小!好吧,我看我还是等一等吧……”  “你当然会这么办的!”教授说,“我知道,你是个精明的人。


  再见,我的朋友!”  “你真的打算付给他4000镑吗?”等那个债主离去,关上门以后,西尔维亚问。


    “那怎么会,我的孩子!”教授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会让这笔钱一直滚下去,直到他死为止。


  你看,只要再等上一年,这笔钱就会变成现在的两倍,这件事总是值得去做的啊!”掌握细节对于Lipschutz来说,仅仅寻找高比例的交易机会是不够的。


  他认为,每一笔交易的各个方面都和寻找机会一样重要,交易的结构必须能够使你的潜在利润最大化。


  比如,即使你捕捉到了一个非常有利的交易机会,但由于你的进场时间不对,或者止损太紧,那么你最终还是会亏损。


  努力胜于天赋利普希茨曾经说过,你需要有外汇交易的天赋,但这不是全部。


  为了保持长期盈利,你必须准备付出大量的努力。


  这也是成功的交易者和那些/被市场打败的交易者/的区别。


  利普希茨认为,把交易的目的定位为盈利是绝对错误的。


  你的内心需要真正把交易当作一个满意的职业,把资本当作一个普通的交易结果。


  
  • 平心而论
{最新文章评论数量}人参与,{最新文章评论数量}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文章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