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验证代码}
legs porn


他对萧雪芙介绍道:“大姐,这个就是南朝国的金世奇先生,他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医科圣手,我特地专程把他请过来的,只要他出手,相信父亲绝对可以转危为安。


  ”齐昊跟在萧雪芙旁边,也见到了这个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显,小眼睛,单眼皮,面部宽阔,颧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较低,不高,刚到萧雪芙的下巴左右。


  听闻介绍,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汉语,一脸自豪的说道:“作为现代医学的奠基者,我们南朝人的医学界在国际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话,相信萧老爷子病绝不会有问题!”金世奇这个名字,萧雪芙当初为老爷子治病的时候确实听说过,在国际上是有不小的名气。


  有他来的话,为自己父亲做手术,成功看似确实会高不少。


  但是,转眼又想起父亲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治疗。


  而且,这个金世奇是萧卓找来的,萧雪芙并不想用。


  萧老爷子经历过两次婚姻,萧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过了好些年再婚,萧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并非萧老爷子的亲生孩子,也跟萧雪芙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萧卓脾性,萧雪芙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点小聪明,却无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萧家的支系产业,暗地里觊觎萧家的财产,不过由于身份原因很难进入核心圈子。


  这次那么殷勤找医生,在萧雪芙看来也不过是想在父亲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获得更多利益罢了。


  这点本来无所谓,可萧卓后面隐藏的人却不得不让萧雪芙顾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过这次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医生帮父亲治疗了。


  ”萧雪芙看似轻描淡写回道,心中却已经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这金世奇医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脑科大夫,你不用他,还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亲的性命来冒险啊。


  ”萧卓表现出一副真诚无比的样子。


  “萧女士,论脑科手术,我自信华夏应该没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来说道:“有我在,萧老先生的手术成功率,起码能达到六成!”六成!周边的人顿时发出阵阵惊呼,要知道,之前别的专家给出手术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没必要!”萧卓的坚持让萧雪芙警惕之心更浓,直接拒绝道:“我们不准备做开脑手术,准备用针灸治疗!”金世奇闻言,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语气古怪道:“虽然针灸来源于我国,我也认识几位针灸大师,但实在没听说过针灸可以治疗脑出血,萧女士,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针灸发源于南朝国?真是无知到令人可笑!”齐昊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的摇了摇头:“你们南朝国就这么喜欢把东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国人就是小国人,这脸皮也够厚的。


  ”“这位是齐昊,父亲指定他过来治疗的,昨晚就是他帮忙稳住病情的。


  ”萧雪芙介绍道。


  见齐昊不过20岁出头,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萧女士,你确定让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为萧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连针灸都拿不稳吧,这不是在拿着病人的性命在开玩笑吗”“是啊大姐,这小子看着也就20出头,医术能强到哪去?”萧卓也在一旁帮腔。


  至于一开始就跑过来的女子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萧雪芙身边。


  “阳气不足,精元亏损,血肾两缺,外显于面,内定于脉,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体都没料理好,就出来治别人,真的好么?”齐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一点都听不懂,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


  ”金世奇不屑的摆了摆手。


  “听不懂?那我就说直白点吧”齐昊脸上带着笑容,戏谑的说道“金世奇先生,你阳痿!”齐昊的话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紧接着仿佛恼羞成怒一样,涨红了脸,对着齐昊疯狂咆哮起来:“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齐昊看着拼命否认的金世奇,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道:“你这身体状态,再耽搁个半年时间,那你就一辈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时间?!”金世奇听到齐昊的话,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把表情收敛,只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齐昊,试图想看出他是否说谎。


  金世奇的阳痿之症,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为了治疗,他转换各种身份寻求各种专家,可是最后换来的都是一场又一场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自信骄傲,实际上就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自卑跟无奈。


  今天,齐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并且还一下就说出只有半年时间,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经打定主意,私底下要问个明白,当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认的。


  “年轻人,我不计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强装镇定,倨傲的说道:“现在我们讨论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就是,小子,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耽误了我父亲的病,后果你承担得起吗?”萧卓喊道“你说不让金医生动手,难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体是不断的变化的,任何一个医生都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


  ”齐昊摇了摇头。


  “既然没把(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难道你要把父亲的命交到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这家伙连正式医生都不是吧?”实际上,萧卓所说的这一点,也恰恰是萧雪芙所以顾虑的。


  坦白说,她心里对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毕竟金世奇声名在外,脑科这个领域上,他的确是有着真材实料。


  而之前不想让萧老爷子开刀,一是考虑到萧老爷子年事已高,风险大,二则萧老爷子在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所以萧雪芙才去找齐昊。


  但是现在不同了,金世奇在这里,动手术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齐昊这个来历不明,医术不明的年轻人,实际上萧雪芙的心里已经倾向了金世奇,尽管他是萧卓找来的。


  但是老爷子的能否治愈对她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失去老爷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马上就会被赶下总经理这个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赌。


  萧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还是开口道:“齐昊,要不先让金医生看看?”虽然是征询的语气,不过齐昊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萧雪芙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齐昊也是一个傲气的人,既然萧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淌这趟浑水,点了点头道:“既然萧总想让金医生来操刀,我没有意见,不过我希望,能让我在手术室外等着。


  ”昨天跟萧老爷子相遇,齐昊对这个老头也有不错的好感,希望一会如果真出了事的话,他能及时拉一把。


  “当然没问题。


  ”萧雪芙点了点头:“那就劳烦金医生了。


  ”“没问题,有我出手,绝对没有问题!”金世奇信誓旦旦,满脸自傲的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之后,萧老爷子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术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萧家的人在手术室外等着,一个个坐立不安,反观是齐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闭目冥想。


  “哟呵,你这小子,脸皮还真够厚的,一会把老爷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见齐昊这么的淡定自如,萧卓不由得嘲笑道。


  齐昊没有理会他,萧卓于是更加的起劲,刚想继续讽刺,就被萧雪芙打断了。


  “老二,给我闭嘴!大家都烦着呢!”萧雪芙训斥了一声,紧接着看向齐昊的眼神也有一丝的烦躁。


  这里所有人都那么担心,就齐昊一个人这么从容,是个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术室终于传来了响声。


  “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金世奇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轻松的说道“手术很成功,老爷子没事了。


  ”“谢谢你,金医生!”萧雪芙激动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连连感谢,周围的人也如释重负。


  “我都说了,金医生的医术那可是经得住考验的,又怎么会像某些无名小辈一样过来这里招摇撞骗。


  ”萧卓此时也松了口气,毕竟金世奇是自己带来的,这要是出了事,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不过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齐昊,萧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这父亲手术成功,你看着家伙一脸的无所谓,是不是希望父亲的手术失败啊?”萧雪芙眉头一皱,看向齐昊,眼神中也有一丝不满产生。


  “既然老爷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感受到萧雪芙的目光,齐昊知道自己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于是准备离开。


  “慢着!”萧卓拦住了齐昊“大姐,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免得他四处骗人。


  ”齐昊没有恼怒,转身看向萧雪芙。


  萧雪芙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说道:“让他走吧。


  ”齐昊毕竟是自己父亲亲自点名,也是自己去请过来的,整个过程虽然没什么表现,但是人家也毕竟没有做什么,无缘无故把齐昊抓起来,以萧雪芙的身份,还真做不出来。


  而她想不到的是萧卓正想凭此来打击萧雪芙声望,自己带的医生治好了老爷子,而萧雪芙带来的医生却是个被抓起来的骗子!只要坐实这个,到时就算老爷子不说,家族内部其他人也会对萧雪芙产生别的看法。


  萧卓一个激灵,正打算继续争辩的时候,手术室中的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医生!医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萧家众人脸色大变,此时刚好萧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边的监视器不断的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


  “封口之后本来一切妥当,但是在准备出来的时候,突然颅内压急剧上升,血压提升很快,心率已经低到20,现在情况非常紧急,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护士迅速将目前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金世奇显得有些慌乱,不断的对比着手中跟监视器上的数据,一滴滴的冷汗从脑门处滴落下来。


  “金医生,到底怎么回事!”萧雪芙此时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萧老爷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东升市了。


  “大姐,别急,有金医生在,父亲他不会……..”萧卓仿佛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萧雪芙说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一声怒吼,一巴掌把萧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亲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就去为父亲陪葬!”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森森寒意,让萧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阵发抖。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


  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两成……”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


  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 我现在真的好心痛:过年时我跟女朋友在一起,有男生给她打电话她们当着我聊了挺长时间我心里不舒服就跟女朋友生气了(之前她一直不让我碰她电话等等,我心里就觉得她心里似乎还想着别人)正好这事我们就吵架了,她说我不信任她生气了,我知道我真的好爱她,看她生气我又后悔了,跟她道歉哄她都不行最后她说给她点时间,我当时担心的问她这期间“你被别人追走怎么办”她说放心不可能。


  后来我回学校从每天都打长途跟她聊天哄她开心,每次我们聊的都很开心,我觉得她肯定原谅我了,半个月前正好周末我告诉她我准备回来找她玩可是她推辞了,告诉我没时间,回来那天早上我一早就到她们厂门口等她,见到我她说休班得回家,我说陪我说会话你再回家她不同意,我问她为什么在我再三问她为什么后她告诉我她爱上别人了,然后打电话让她姐来把她接回家了。


  守不住身体的女人值得男人爱吗?我一直没回学校,一直根她打电话发信息那天我把她约出来了,没谈感情在一起玩了一下午都挺开心的,本以为她说爱上别人是逗我的,可是昨天我们一起时她又跟我说我们生气后她真的答应了一个追她很长时间了的人,我很郁闷最后我说让她选择一个,她说她爱我对那个人好象只是兄妹的感情,但是她却告诉我她选他,要我做她的好朋友而且还哭了。


  我说我要见见那个抢走我女朋友的人可是她不答应,就那样下午她回去了,我说我会等她的。


  可是晚上她给我发信息时确跟我说了这样一个意思:她答应了那个人而且那个人对她也很好她不能提出分手她说她会找机会的。


  今天白天我找她出来玩她说家里不让她出来,傍晚我正好有事找她给她打电话,可她却关机了,到现在四个多小时了,我打她家电话她姐姐说她去以前同学家了晚上不回去了~~我现在真的乱一塌糊涂!!守不住身体的女人值得男人爱吗?老师你说我该怎么想怎么做我真的好在乎她,可是这一切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去面对,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都答应了别人却不告诉我还每天照旧和我打电话聊天?我不明白为什么短短一个月她就真答应了别人?为什么她说她爱我而不是那个人却还选他?为什么告诉我她在等机会和那个人说分手?为什么今天她明明出来了却告诉我她家里不让她出来?我确定她电话没问题为什么这么晚还关机她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她说她现在也不知该怎么做了,你告诉我,我们俩都该怎么做啊(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 平心而论
{最新文章评论数量}人参与,{最新文章评论数量}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文章评论列表}